姜辞

正在努力肝长篇

可爱想日可爱想日可爱想日

小Qi子:

@姜辞 老姐画的表情包( ´▽` )ノ
魔道祖师的瑶妹
1p欧洲人版2p非洲人版

睡成美的三个步骤

1.首先有一个儿子。

2.让你的儿子对成美说“你是娼妓之子”。

3.然后成美就会过来睡了你。

???

【其实这只是一个tag】

如何用一句话让刀男抓狂

【烛台切光忠】
“你的调料被我不小心打翻了。”

【鹤丸国永】
“一点都不吓人。”

【大俱利伽罗】
“你是不是喜欢毛茸茸的东西啊。”

【一期一振】
“我带你弟弟们去万屋的时候不小心把他们弄丢了。你快去找找。”

【博多藤四郎】
“没钱。”

【鸣狐】
“你能不能给我说段相声?”

【髭切】
“你今天晚上不许来我房间。”

【膝丸】
“你别你哥一起出阵了。”

【青江】
“你刚刚讲的这个笑话我没听懂。”

【加州清光】
“这个色号难看死了。”

【大和守安定】
“冲田君?我觉得他没有副长帅啊。”

【和泉守兼定】
“我觉得你不是本丸最帅。”

【堀川国广】
“和泉守刚刚又被我弄哭了。”

【长曾弥虎彻】
“今天你和蜂须贺手合吧。”

【石切丸】
“没有加速符。”

【三日月宗近】
“你今天自己打扮吧。”

【小狐丸】
“我觉得你该洗头了。”

【岩融】
“为啥本丸门框又被撞断了?”

【今剑】
“我听说你原来没有这么矮?”

【太郎太刀】
“岩融说门框不是他撞断的。”

【次郎太刀】
“本丸没酒啦。”

【日本号】
“那只青鸟又来了。”

【御手杵】
“那只青鸟又来了。”

【蜻蛉切】
“那只青鸟又来了。”

【小夜左文字】
“你是不是比萤丸还矮。”

【莺丸】
“大包平没有实装。”

【明石国行】
“这个月内番你全包。”










【PS.我这算不算失踪人口回归?】

这都是误会

【髭切】
“髭切你这个混蛋……你快松手啊……”

“不行哦,这可是主上先要求的哦……再坚持一下下……乖……”

“不行,好疼,放开唔啊啊啊!你弄痛我了!!”




——混蛋髭切,再和你掰手腕我就随你姓。

【光忠】
“好热……不行了,光忠我好热啊……”

“没办法了啊,主上,那只能这样帮您了……”




——果然把正在烧火的厨房的窗子打开就凉快了许多。

【小乌丸】
“……小祖宗你居然……你居然这么大!”

“让主上意外了么?那还真是为父的过失啊……那就让为父来补偿一下主上吧……”




——天哪祖宗你的年龄居然比爷爷还大!另外虽然你有心给我补补历史但是我真的没有心情听。

【药研】
“啊啊啊!进去了!”




——不愧是名刀果然捅进了药研里啊!









【PS.越写越短。。。】

昨晚梦见一期了

可爱,想日。

于是决定两天后开始填坑,争取恢复日更。

另外:我改名啦 你们认不出我来啦 哈哈哈

【占tag抱歉

一场由近侍引发的血案

【一】
“我对近侍有什么要求?” 

审神者愣愣地看着面前的长谷部,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会他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是的。问主上这个问题,也是为了能够让我们更好地顺应主上的要求。”长谷部一丝不苟地点头——然而实际原因是,他家主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以致于她就任审神者都这么久了,都不停忙于工作,还没有和任何一位付丧神有一点“暧昧”的关系。

虽然在她的领导下,本丸的战绩卓越,但是眼看着其他审神者一个接一个的和付丧神确立了恋人关系,大家都还是坐不住了。于是最得审神者青睐的长谷部身先士卒,替其他人旁敲侧击地询问审神者的求偶标准。

“这样啊……”审神者不疑有他,挥手示意让长谷部坐下,沉吟片刻答道,“近侍的话,不喝酒应该是最重要的吧?要不然把布置下去的工作都弄得一团糟可不好。”

“嗯,最好不要喝酒。”长谷部认认真真地记下来,“还有呢?”

“比较男子气概一点?因为再怎么说也是在忙于战斗嘛,这样子我会更踏实。”

“嗯,然后?”

“能够和我进行必要并且有意义的交流。因为这样才能把工作效率提高。”审神者接着道。

“嗯,还有?”

“虽然当近侍要细心,但是也要适当不拘小节。毕竟太过琐碎的话会耽误很多时间的。”

“主上就这些吗?”

“人要可靠一些吧。在近侍这方面我比较倾向于老实一点的人。毕竟工作布置下去比较后我会比较安心。差不多就这些吧。其实我一直觉得大家做得都很好了,尤其是你。”审神者向长谷部点点头。

“承蒙主上的赞许,这是我身为近侍应尽的职责!”长谷部明显高兴起来,紫眸熠熠生辉。审神者轻笑一声,起身拍拍他的肩膀:“作为奖励……”

“多谢主上!”审神者话音未落,长谷部就猛地站起来深鞠躬,随即抬起头期待地看着审神者。

“……接下来一周都让你当队长好了。”审神者差点被吓到。

“……就这样?”长谷部嘴角一抽,果然,自家主上永远都不知道他们最想要的奖励到底是什么。

【二】
“问到了?真的问到了?”听闻消息的付丧神都迫不及待地围过来向长谷部发问。

“嗯。是的。不过主上第一个否定的就是喜欢喝酒的。”长谷部同情地看向一边激动的脸都红了的次郎、不动和日本号。

“为什么呢?酒这东西多好啊,主上怎么能不喜欢!”次郎愤愤地猛灌一口酒,重重地把酒瓶怼在桌子上。

“唉……”号叔在一旁叹息,拧上了酒瓶。

不动呆坐一旁,明显是没有从这个打击中恢复过来。

“然后呢然后呢?主上还说什么了?”一旁的乱扑上来,两眼发光。

“要有男子气概。”长谷部再次同情地看向乱。

清光正在涂指甲油的手一顿。

那边的次郎已经开始愤怒地拆卸头上的发簪,边解边抱怨:“主上真过分,不喜欢喝酒还不喜欢美人!”

那边的太郎和乱正在对着小镜子擦眼影。房间里已经没有了清光的身影。

安定:“他去脱高跟鞋了。”

“兼桑快把耳饰摘下来!没有听到主上不喜欢这样的吗?”堀川赶紧替和泉守摘耳饰,和泉守非常不满地嘟嘟囔囔,不过还是顺从了堀川。

“然后是,要能和主上进行有价值的谈话。”长谷部按照小本子上记录的继续念。

听到这句,堀川飞快地放下手中的耳饰,和光忠同时起身。一个赶紧安抚山姥切,一个拉住了脸色变得更黑、转身就要往门外走的大俱利。山姥切已经把布拉的盖住了下巴。

青江同情地看向自己的兄长数珠丸。江雪手中的念珠咔嗒一声,睫毛微动。

那边的粟田口,一期左手抓着鸣狐,右手抓着骨喰,左边劝几句,右边安慰几声。鸣狐肩上的狐狸上蹿下跳,看起来忿忿不平。鲶尾同情地在骨喰背上拍了几下。

“那我一定不在此列了对不对?”鹤丸兴致勃勃地挤上前来,金色的眸子里都是兴奋。

“不,主上说希望能和她进行‘有意义、有内涵’的交流。你明显不属于这个范畴。”长谷部坚决摇头。

围着围裙、手里一直拿着锅铲的光忠把瞬间萎靡不振的鹤丸拖回去:“长谷部,你继续说吧。说完了我还要去给主君做饭。如果菜泡太久了就不好吃了。”

“是啊,其他人不要浪费时间了。听完了我还要去给主君把她的衬衣下摆处一个脱落的线头缝上呢。”歌仙也点头。

“主上还说不要太琐碎,要不拘小节一些。”

光忠和歌仙对视一眼。前者捂脸长叹:“主君居然这个样子,果然女大不中留的么?我这不都是为了她好吗?”

后者咬着线,手里捏着针已经开始了缝补,显然是失去了再听下去的动力。

“最后一点,就是人要老实。”长谷部一脸严肃地说完,合上了小本子。

“啊,一期哥,药研哥哥,主上这是在说你们吗?”包丁的自豪之色丝毫不加掩饰。

“不要胡说,包丁。主上可没有这么说过。”药研敛眉,捂住他的嘴。身边的醋味已经要把他淹没了,自己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成为众人的箭靶子。一期看着口无遮拦的弟弟,有些无奈地笑笑。

“笨蛋丸不是很老实吗?那么就由我来担当主上的近侍好了。”一旁的髭切笑眯眯地露出小虎牙来。

“我老实的的话,为什么是兄长你去做近侍啊?”膝丸一脸懵逼。

“闭嘴,白痴丸。”髭切把膝丸的头一把按到桌子上。

数珠丸难得地情绪外露,同情地向青江转过脸去。

“那么所以,我们符合要求的这些人就可以担当主上的近侍了?”一旁的三日月端着茶盏发话。

“那我把名单写给主上吧,让她来决定好了。”长谷部沉吟一下,点点头。

余下的付丧神满怀希望地散会。

【三】
“全部被否定了?!”

“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主上说了什么!”

长谷部满脸郁闷地把一张纸拍在众人面前。

“主上怎么写的?”安定把纸拿起来。

“三条、源氏、小乌丸、莺丸:年纪太大,身体状况不适宜做近侍这样繁琐的工作,平时做一些清闲的工作就可以了。”安定一字一句地读给大家听。

“哎呀主上还真是看不起我呢。”髭切猛的起身,脸上的笑容阴沉的像是能够滴出水来,“看来有必要马上向主上证明一下,我到底有没有‘年纪太大’了。”

哐啷两声,三日月和莺丸同时打翻了茶盏。石切丸苦笑,岩融一边哭丧着脸还要一边安慰马上要哭出来的今剑。

“为父真的是不该生于那个年代啊……”小乌丸也苦笑。

“一期一振和药研都要照顾弟弟,不用特意来迁就我。”

一期和药研一脸尴尬。

“枪、大太刀都是比较擅长战斗,养精蓄锐为了出阵就可以了。所有枪、大太刀一律免除近侍职责。”安定接着读。

“我不会突刺的!我不会出阵啊!我只会做近侍!”御手杵愤怒地嚷嚷。

太刀明石刚懒洋洋地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去安慰萤丸时,就听到安定补充:“噢,对了,主上说太刀也是。”

——于是变成了爱染在安慰萤丸和明石。

“所以,短刀就没有关系了吧?”粟田口激动地握拳。

“不,主上下面写了,说短刀都是小孩子,让他们都休息就好了。”安定接话。

“胁差呢?”鲶尾举手。堀川也在一旁发问。

“鲶尾你也被算进粟田口的短刀里了……而且主上说堀川要照顾和泉守,就也算了吧……”安定尴尬地攥紧了手中的纸。

鲶尾的呆毛唰一下子耷拉下来。

“最后就剩下打刀了啊,近侍是由打刀轮流做吗?”蜂须贺问。

安定没再说话,死死地盯着纸面。

“怎么了?太激动了?”一旁的和泉守凑过来。在看清纸面上的内容后马上变了神色。

最后一行,赫然一行字——

——“思来想去,我觉得我一个人就可以解决所有的工作了。所以近侍一职,还是……取消了吧。”

沉默。

一片沉默。所有人都默默地看着那张被捏的皱巴巴的纸。

一声轻笑,刚刚才被膝丸拉着坐下来的髭切忽然站了起来,手轻轻按在刀柄上:“我说,各位还是亲自向主上证明一下,她是需要近侍的吧。”

“怎么做?”受到重大打击的长谷部问。

“很简单,只要主上下不来床的话,那么那些工作就只能由我们来帮她干了吧。诸位,举手表决吧。”髭切微眯眼睛,扬起了嘴角。

沉默。

一只手,两只手,三只手……

——而此时还在认真写公文的审神者完全不知道,一墙之隔的房间里,所有的付丧神露出了怎样心照不宣的微笑。

夜晚,就要来了啊。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烛台切光忠】
【他以为会发生的】
把求婚戒指放在酒杯底部

等主上喝到最后就会发现戒指

和我对她的爱意

希望她会喜欢这个惊喜

【然而实际发生的】
虽然我很感动很感动

但是

光忠如果你想给我一个惊喜的话

我特别不理解你为什么要用透明的杯子



【鹤丸国永】
【他以为会发生的】
我想到了一个完美的惊吓

在主上低头翻阅公文的时候,悄悄站在她的左后方,同时伸手轻拍一下她的右肩

然后,主上一定会条件反射地回头看向右后方

但是转过头发现并没有人的她,肯定会转而看向左后方的

这个时候我就把脸颊凑在主上的左肩上

随着她转头的惯性,主上一定会不偏不倚地亲在我的脸上

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惊吓

【然而实际发生的】

今天我好好地低头看书,突然感觉有人拍我

我猛一回头,身后啥也没有

但是感觉自己的头发甩起来,啪一声重重抽在了什么东西上,然后我就听见一声惨叫

吓得我赶紧向左回头看看到底发生了啥,然后我就看见鹤丸捂着脸要直起身来

下一秒我的额头不偏不倚地狠狠撞在了他的鼻梁上

于是我捂着头,他捂着脸,我们一起去找药研了

……要不然看在他已经被二连撞了的份上

我绝对会把他打进手入室


【笑面青江】
【他以为会发生的】
主上她真的太不近人情了

看来为了能够和主上严肃地讨论某些学术问题,必须要采取措施了呢

如果在主上从我身边经过时给主上一记眼波,她应该就能明白了吧?

嘛,毕竟主上是女孩子,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吧

【然而实际发生的】
什么?青江对我抛媚眼?我压根没看见啊?

——好吧我明白怎么回事了

——我从他右边经过,他的那个媚眼……

……被他的刘海拦截了啊……


【小狐丸】
【他以为会发生的】
我可以这样对主上说

“我的头发太长了,自己不好打理”

以此为由请主上来帮我梳头

然后趁势把她揽进怀里

【然而实际发生的】
太可怕了

今天狐球差点跟我拼掉他千岁的老命

因为在我帮他整头发的时候

我把他的头发卷进了吹风机

【膝丸】
【他以为会发生的】
在夕阳西下的美好时刻

拉住主上的手

告诉她

主上,我喜欢你

【然而实际发生的】
我也喜欢你

我的傻儿子

还有

你就不怕你哥打死你









【PS.咸鱼期一个随便的摸鱼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