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辞

淡圈,暂退

侯爷真他妈好看

玄机整容部名不虚传

这少羽真他妈好看

出完这次本子计划淡圈退LOF了

不定期回归(也许)

一直以来谢谢你们

真的

【占tag抱歉】

身高是个正经事

【身高梗】【我诈尸了】【我一惯标题废的】

【一】

“什么?主上又买高跟鞋了?!”

“我劝不住她啊!”长谷部从本丸门口抱着一堆鞋盒摇摇晃晃地走进来,同时向围上来的众人哭诉。

“她不是已经有好多双了吗?而且这几天也没有什么特卖活动吧?”清光拧着好看的眉头发问。

“说是为了迎接巴形薙刀……因为据说巴形薙刀是高跟鞋。”如果不是长谷部怀抱着一堆盒子肯定会无奈地摊手。

三日月把最上面的一个盒子拿下来打开,里面是一双高度更夸张的恨天高。他拎着鞋跟晃了晃:“这个,比今剑的还要高好多了吧?”

“主上本来就高,再穿上它都快顶上一个半药研哥哥了。”一旁的秋田小声说。

“咳。”药研推推眼镜,扭头。

“这下只有岩融桑有自信和主上站一起了吧……”

“都干什么呢!散了散了!”听到动静的审神者刷的拉开障子门蹦出来。

长谷部艰难地拨开人群走上前去:“主上,你的高跟鞋……”

“有劳了,长谷部君!”审神者踮起脚穿上,迈过地上的鞋盒伸手去抱长谷部。

长谷部被迫埋在审神者的胸口前,脸都绿了。审神者本来就不算太矮,再蹬上一双恨天高,长谷部和她“高下立分”,再没有什么比这种身高差更能打击一个男性的自尊心了。

“主上……!”众目睽睽之下长谷部的脸绿了又白,白了又青,审神者犹自浑然不知,还顺势摸了摸长谷部的头。

“手感真好。”审神者满意地喟叹。

虽然作为一把刀,长谷部之前并没有听说过“男不摸头女不摸腰”的俗语,但是在本丸众人面前——尤其各位还都差不多算情敌——被摸了头,长谷部还是在那么一丁点的幸福之下生出了更多的悲愤之情来。在审神者怀中兀自颤抖了一会之后,羞愤交加地跑开了。

之后审神者足足让他当了二十多天的近侍才把他哄回来。

【二】
虽说长谷部这一场小小的风波就算是过去了,但是审神者这过于强势的身高让众位付丧神还是不免有些泄气。

每次和自家主上一同出席审神者之间的聚会时,总能看到其他本丸的审神者一个个都小鸟依人般地依偎在付丧神身边。而到了自己这里的情况就是,审神者只要一蹬上高跟鞋,简直要比付丧神还魁梧。

至于带着萤丸或是粟田口那群小朋友去万屋采购的情景……那就更加惨不忍睹了。经常的情况是:审神者推着购物车,萤丸走在车前面,平视前方的话,什么都看不到。车一推快了,就会不小心撞到萤丸的头。

……啊不过,余光还是能看到刀柄的。  

就是这样的一个审神者,居然还疯狂的喜欢高跟鞋。这让诸位付丧神压力巨大。藤四郎的小朋友经常苦恼地去找一期一振倒苦水:“一期哥,我们还能不能长高啊?”

同样在加持了高跟鞋的审神者水平视线下的一期一振欲哭无泪,可是就算是好气啊也要保持好哥哥的形象。于是一期一振只能强忍着泪水告诉他们:“如果你们多喝牛奶,应该是可以的。”

应该。

于是没过几天,审神者就接到了来自粟田口的那——么厚的一摞申请征订牛奶的单子。她在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藤四郎的人数和总价格,然后在纠结了半天之后终于拉下老脸,找来了药研询问。

“药研,你们这是……怎么突然想起喝牛奶来了?”

“因为大家都想快点长高,一直长到可以保护主上的身高。”

虽然是很苏的一句话,而且还是被她喜欢的药总说出来的,但是这个理由不由得让她有些无语:“啊其实,你们现在这个身高已经能保护我了,而且我在本丸里也不出阵,没有什么危险的。真的。哈哈,所以我看订牛奶这个事情要不还是……”

“主上,你又拿小判买什么了?”药研一针见血。

被拆穿的审神者只好将功补过:“药研你啊!我是没钱了不过……算了算了……订就订!不过说起来你们都不是人类的……难道喝牛奶也会长高吗?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吧……”

“按照主上你们现世的思路,这个本丸的存在本身就已经很不科学了。”药研推眼镜。

无言以对的审神者很生气,于是决定找膝丸去撒气平复一下心情。

【三】
牛奶计划进行的一点也不顺利——不如说完全没有一点用处。

一边揉着怀中萤丸的脸颊,一边满心怨念的审神者碎碎念:“我就说没有用的,结果你们都不信!留下那些小判不好吗?啊?你知不知道那个景趣可好看啦……你们这些坏孩子!”

萤丸鼓着嘴巴不听,表示抗议。审神者戳他脸蛋:“你还想怎么样啊,本来只有粟田口说要订的,结果到最后还不是给你也订了。这样还闹脾气,我买景趣怎么啦,难道你们也在本丸里就不用不看吗?”

“可是主上要那么多景趣有什么用啊,还不是只和明石寝当番……”

哇萤丸你思想很危险哦听你的意思是想和我寝当番?

不不不绝不行。你还只是个孩子。

“……从来都不哄我睡觉。”

噢原来是这样啊。审神者抹掉头上心虚的汗水,心中暗暗谴责自己的无耻下流。决定从今天开始晚上就去哄萤丸睡觉。

要不然吃醋闹起来,自己的本丸还不被他这个披着可爱正太皮的丧心病狂抢誉狂魔人头狗给拆了。

“可是国俊他也喝了牛奶、也没有长高,但是就没有像你一样来找我告状。你这个小坏蛋。”审神者把萤丸的两撮翘起来的毛恶趣味的拽来拽去。

“那是因为明石把国俊的那份给我了……他根本就没有喝啦!”萤丸兴高采烈。

审神者心中默默同情国俊。心道下次来派的东西,在分别标上萤丸和国俊的名字后再给他们吧……

不过估计就算标明了,明石也看都不会看,直接就全都给萤丸了。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就听到长谷部在一旁叫她:“主上,打扰一下?”

【四】
“找我有事?”

“嗯,大家有一些事情想和主上说一下。”

“噢,好的。”审神者把不满地哼哼着的萤丸从怀中一把撸下去,站起身来。

等到了会议室,刚把门拉开,审神者就被里面众人灼灼的目光惊到了。

“怎么了?这么隆重,大家都在啊。”粗略扫了一圈,打刀太刀大太刀和枪似乎都在。

啊,果然没有萤丸什么事。不过审神者一直把他当成可爱的短刀小朋友看待,所以也就见怪不怪。

药研也在,意料之中。毕竟他可是身高一米五气场两米八的药总啊。

奇怪的是似乎没看到岩融?

“……”众人互相交流了一下眼神,还是作为近侍的长谷部先开了口:“主上,是关于您的身高问题的……”

“啊?”审神者不明就里,示意他说下去。

“主上您非常好……各方面都非常好……真的……身材也很匀称……”要让长谷部当面说出“主上你总是穿那么高的鞋子简直讨厌死了”这种话,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难,支支吾吾半天做了无数铺垫,审神者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好了好了,停。”眼看着长谷部都已经把铺垫扯到很远的地方去了,审神者只好让他打住,转头看向药研,“药研,怎么回事?”

“大家都认为,以主上的身高再穿特别高的高跟鞋后,有点太高了。这让我们很有压力。所以,希望主上以后能不要总是穿那么高的高跟鞋了。”药研道。

怪不得没有岩融。哈哈哈。

“可是我身高也变不了了啊。难道让我人为砍腿吗……”话音未落,审神者突然意识到不该说这话,迅速扫了一眼一期一振,所幸见他神色如常,这才不动声色地松了一口气。

“重点是不要穿高跟鞋吧,主上。”鹤丸嚷嚷。

“闭嘴!你一个穿增高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审神者恶狠狠地瞪他。

鹤丸作受伤状,捂着心口倒在榻榻米上。审神者丢给他一个白眼。

“总穿高跟鞋的话,对主上的脚也不好吧。”一期一振皱着眉头道。

“没错啊,主上。”

“嗯……那个……骨丸是吧?想比主上高的话,把头发都扎起来在头顶上就好了噢。”

听到髭切的话,脑补一下膝丸扎了一个冲天辫的造型,审神者没忍住噗的一声破功了。

“所以你们想怎么样?”收住笑,审神者问。

“主上先试试穿平底鞋吧!”

【五】
少数服从多数,到底还是没有拗过这群人,最后审神者和他们妥协,先试一个星期。

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很快接受这种身高的落差,但是第二天早晨看到即将出阵的清光的时候,审神者还是忍不住抗议了:“为什么清光还是高跟鞋?”

“因为他没有主上你高啊。”一旁的安定毫不客气地揭短。

眼看着还没出阵两人就要在本丸里先打起来了,审神者赶紧一边一个地拉开。

站在两人中间,虽然只是穿着平底的木屐,但是仍然要比两人高的审神者心中不免得意起来。然而欢快的小曲吹了还不到一半,就被人从背后揽在了怀里。

对方呼吸的气息在耳边起伏,审神者没来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原来穿着锥子一样的高跟鞋可以俯视他,一脱掉体位也换了过来。在对方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之前,审神者觉得有必要出声了。

“要耍流氓找你弟弟去!”审神者向身后的髭切抗议,“我这正劝着架呢!”

“也对,反正娇小可爱的主上还有一个星期的时效呢。”髭切故意咬重了“娇小可爱”四个字,手上却半点没松劲。

审神者听到那个“娇小可爱”就浑身发麻。当机立断一脚照着髭切踩下去。

哪料髭切却放开了审神者,转身绕到了她身前来,审神者反而一脚跺上了地面,还没痛骂出声,就感觉唇上一凉。

丧失了地利就会被人揩油。原来仗着后天身高的优势可只有她吃别人豆腐的份。一时大意被偷袭,果然是风水轮流转。

审神者摸着嘴角,为接下来一周的生活感到深深的担忧。

【六】
接下来的一周,被天然黑髭切、失智老人三日月、主命狂魔长谷部、中二少女和泉守、名为弟控实则主控的一期一、伪装正太的药总等人轮流调戏后,以萤丸为首的小于一米五的短刀们也来排队参观身高突然降低的审神者。

气到没脾气的审神者痛定思痛,决定以后再也不和这些人(刀)签订这种丧权辱己的条约了,就算迫不得已要签,也一定要把鹤丸次郎和清光这三个看笑话的拉下水。

此时本丸内只有鲶骨兄弟让审神者略微感到安慰了。这两个孩子一不来嘲笑她落井下石,二不来借机动手动脚,审神者于是尽量远离其他人,只和鲶尾骨喰待在一起。

二人行为如常,审神者也有点好奇,于是便向他们二人提出了疑问。

鲶尾:“虽然兄弟不记得了,但是我还有记忆噢。因为我们两个原来是薙刀呢。”

“……”所以说到底你还是和其他人一个意思对吧!

审神者决定终止这个话题。

身高梗什么的,还是看看就算了吧。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话,审神者呵呵一笑。

幸好一周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终于捱到新一星期的审神者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自己的那些鞋子。

可是把整个本丸都快翻遍了,也只找到了几双平底鞋。可身旁的付丧神一个个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该干什么干什么。

给藏起来了是吧。审神者咬牙,把岩融从今剑的屋子里拖出来,问:“岩融,我多高都影响不到你吧,那就赶紧告诉我,那群人把鞋子给我放哪了!”

岩融刚要说话,今剑从门内蹦出来拽了拽他的衣角,一脸可怜。

一看到今剑,审神者就知道问岩融肯定没戏了。

审神者加速崩溃中。

长谷部在拐角处看着审神者糟糕的面部表情咬牙。推推髭切,道:“不是说好了吗,你去说的话,主上这一周我们都不和你抢。”

髭切笑眯眯地回头:“两周。”

奸商!骗子!关键时刻抬高要价!众人心里无声呐喊。

眼看着审神者已经急到快要把他们揪出来挨个刀解了,长谷部最终还是狠狠一点头。髭切露出虎牙一笑,转出来慢悠悠地迎上审神者。

“哎呀,主上在找什么呢?”

“你们把我的高跟鞋都放到哪去了?!”审神者抓着髭切的领子,尽管目前这个身高的审神者做出这个动作来一点都没有威慑力。

“啊……主上的高跟鞋吗?这个可真是忘记了呢……可能不小心扔掉了吧……”

“什么?!我那里面还有限量版的,你说你给我扔了?!”

“记不太清了诶…… 或者是当成锻刀的材料扔进锻刀炉了? ”

“髭切!”

“如果主上肯听我们的话,说不定哪天又能找到了呢。”

“你以为这样威胁我就有用了?开玩笑,你又不能拦着我去万屋,我再买几双不就好了!”

“我当然不会拦着主上去万屋咯。不过主上,”髭切低下头俯视着审神者气呼呼的表情,似笑非笑,“你的小判,貌似已经在订牛奶的时候花光了哦。要攒起来的话……大概需要……嗯……”

……

“……髭切,你是不是想试试,重伤不手入的放置play啊!”

【end】

我为什么会喜欢他

【髭切】
制服真是好看到暴风式哭泣。

衬衣。

虎牙。

总是忘掉弟弟的名字。

明明就很黑声音却意外的温柔。

【膝丸】
制服。

蠢蠢的。

【三日月宗近】
眼睛。

老年痴呆。

【一期一振】
制服。

声音好听。

是个好哥哥。

温柔。

【药研藤四郎】
有担当。

有气场。

认真。

因为是药总啊。

【烛台切光忠】
老妈子属性。

帅。

【山姥切国广】
不管,就是可爱。

【太郎太刀】
认真。

单马尾。

白色的小缎带。

【加州清光】
高跟鞋。

指甲油。

【小乌丸】
声音。

【笼手切江】
声音。

眼镜。

【江雪左文字】
头发。

内番服。

白色的中衣。

语速。

【和泉守兼定】
耳饰。

红色的发绳。

小麻花辫。

【蜂须贺虎彻】
内番发型。

声音。

【鲶尾藤四郎】
发型。

衬衣。

立绘动作都很好看。

超活泼。

【骨喰藤四郎】
鲶骨兄弟很有爱。

衬衣。

安静的性格。

【鹤丸国永】
身世和性格的反差。

超活泼超可爱。

某种意义上又很让人心疼。

可爱想日可爱想日可爱想日

小Qi子:

@姜辞 老姐画的表情包( ´▽` )ノ
魔道祖师的瑶妹
1p欧洲人版2p非洲人版

睡成美的三个步骤

1.首先有一个儿子。

2.让你的儿子对成美说“你是娼妓之子”。

3.然后成美就会过来睡了你。

???

【其实这只是一个tag】

如何用一句话让刀男抓狂

【烛台切光忠】
“你的调料被我不小心打翻了。”

【鹤丸国永】
“一点都不吓人。”

【大俱利伽罗】
“你是不是喜欢毛茸茸的东西啊。”

【一期一振】
“我带你弟弟们去万屋的时候不小心把他们弄丢了。你快去找找。”

【博多藤四郎】
“没钱。”

【鸣狐】
“你能不能给我说段相声?”

【髭切】
“你今天晚上不许来我房间。”

【膝丸】
“你别你哥一起出阵了。”

【青江】
“你刚刚讲的这个笑话我没听懂。”

【加州清光】
“这个色号难看死了。”

【大和守安定】
“冲田君?我觉得他没有副长帅啊。”

【和泉守兼定】
“我觉得你不是本丸最帅。”

【堀川国广】
“和泉守刚刚又被我弄哭了。”

【长曾弥虎彻】
“今天你和蜂须贺手合吧。”

【石切丸】
“没有加速符。”

【三日月宗近】
“你今天自己打扮吧。”

【小狐丸】
“我觉得你该洗头了。”

【岩融】
“为啥本丸门框又被撞断了?”

【今剑】
“我听说你原来没有这么矮?”

【太郎太刀】
“岩融说门框不是他撞断的。”

【次郎太刀】
“本丸没酒啦。”

【日本号】
“那只青鸟又来了。”

【御手杵】
“那只青鸟又来了。”

【蜻蛉切】
“那只青鸟又来了。”

【小夜左文字】
“你是不是比萤丸还矮。”

【莺丸】
“大包平没有实装。”

【明石国行】
“这个月内番你全包。”










【PS.我这算不算失踪人口回归?】

这都是误会

【髭切】
“髭切你这个混蛋……你快松手啊……”

“不行哦,这可是主上先要求的哦……再坚持一下下……乖……”

“不行,好疼,放开唔啊啊啊!你弄痛我了!!”




——混蛋髭切,再和你掰手腕我就随你姓。

【光忠】
“好热……不行了,光忠我好热啊……”

“没办法了啊,主上,那只能这样帮您了……”




——果然把正在烧火的厨房的窗子打开就凉快了许多。

【小乌丸】
“……小祖宗你居然……你居然这么大!”

“让主上意外了么?那还真是为父的过失啊……那就让为父来补偿一下主上吧……”




——天哪祖宗你的年龄居然比爷爷还大!另外虽然你有心给我补补历史但是我真的没有心情听。

【药研】
“啊啊啊!进去了!”




——不愧是名刀果然捅进了药研里啊!









【PS.越写越短。。。】

昨晚梦见一期了

可爱,想日。

于是决定两天后开始填坑,争取恢复日更。

另外:我改名啦 你们认不出我来啦 哈哈哈

【占tag抱歉